广东招生信息网 广东省文明网站·广东高考招生信息网
教育新闻频道

高校去行政化序幕在2010年就全面拉开

2016-11-11 10:49:38来源:信息时报关注度: 0
导读:日前,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北大的综合改革正稳步推进,效果开始逐步显现。在人事改革方面,北大未来将尝试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,并采用聘用方式,进一步弱化行政级别,加强人员流动。取消行政级别以后,北大会采用聘用方式上岗(

日前,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北大的综合改革正稳步推进,效果开始逐步显现。在人事改革方面,北大未来将尝试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,并采用聘用方式,进一步弱化行政级别,加强人员流动。取消行政级别以后,北大会采用聘用方式上岗(新华社11月10日)。

在官本位思维在教育领域挥之不去的背景下,北大的去行政化改革似乎给人以信心。之所以说“似乎”,是因为北大的去行政化并没有时间表,所谓的“未来”到底有多远,不得而知。而且其所谓的去行政化,目前只是限定在院系行政领导的去行政化,至于这种去行政化何时向上延续,是否会成为一种普遍制度,也不得而知。当然,相对于多数高校的默不作声,北大的表态是积极而可贵的。

事实上,早在2010年7月公布的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—2020年)》,就应被视为拉开了高校去行政化的序幕。纲要明确指出,要积极探索建立符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,要积极克服行政化倾向,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。这就意味着,高校去行政化改革在6年前就应该启动,至少那个时候各学校就就此作出表态。然而6年之后,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北大说“未来”要“尝试”取消“院系”领导的行政级别。

也许有人会说,高校去行政化已取得了一些效果,比如职称评审权的下放。但问题是,这种权力的下放,只是由一级下放到另一级,最终还是由权力来主导,而不是学术委员会本身说了算。即便评审的标准已十分清楚,在评审过程中,权力的主导地位还是会得到集中体现。毕竟,学术委员会是在权力领导下的,委员们也难免要察言观色。由是观之,评审权的下放只是给去行政化开了一个很小的口子。

所以有必要追问:高校去行政化咋这么难?我想,原因无非有二。一是,在位者对行政权力的贪恋。当高校行政权力在科研资源的分配、职称的评审评定,以及办学经费的支配上具有决定性作用,且行政级别是向上晋升的一个保证时,要想让在位者放弃行政级别,绝非易事。二是,行政级别是学校跟政府部门沟通的资本,也是获得人事权和财政权的重要条件,想要高校放弃这些条件,同样很难。

高校去行政化难,难就难在行政级别与资源的紧密关联上。因此,北大的改革拟先从院系入手,也算是务实之举。对于院系来说,其行政级别对应的资源没那么多,这块骨头相对没那么难啃。问题是,6年的时间,改革不能只停留在这个层面。时间就是效率,高校的去行政化改革必须提速,在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,要基本实现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~2020年)》提出的目标。

文章纠错
投稿指南

所属频道:热点新闻

责任编辑:

最新动态
图文推荐
热门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