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招生信息网 广东省文明网站·广东高考招生信息网

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作品:曦葩城殇(3)

2012-03-30 23:00:40关注度: 0
导读:<p>可是这一日的夜漫长得让我无法呼吸。我的视线凝固在几几雪山的微茫之间不记得有多久,直到紫溱到了我的身边,才回醒过来。紫溱问我,珂,为什么你这样

  可是这一日的夜漫长得让我无法呼吸。我的视线凝固在几几雪山的微茫之间不记得有多久,直到紫溱到了我的身边,才回醒过来。紫溱问我,珂,为什么你这样的恐惧夜?我没有回答她。只是问她,为什么今天的夜这么长?

  紫溱的嘴角幻象般地闪动过一丝笑,“珂,难道你没有察觉,花开花谢已经一个来回了么?”

  我恍然。已经一日一夜了。而不是仅仅一个晚上。

  “怎么……会这样?”

  紫溱说,“因为只有棠璃在昏睡之中,我们才有机会。所以棠魄这样日日守护着曦池的人,既然已经选择了背叛,放几滴迷魇露其实也不是困难。”

  我问她为什么可以这样地肯定。她说,“他的眼眸里面藏着秘密。我从他纯白的瞳仁中看见了无数复杂的情绪,他不仅仅是孤独的守候者,他更是一个心思稠密的聪明人,他的被埋没给他带去对棠璃的恨,不亚于我们罗兰族。所以他敢这么做,也只有他有机会这样做。”

  难以琢磨的棠魄。他到底要用怎样的方式找到守灵人呢?我疑惑的时候,就有急促的叩门声。是紫栖。她没有多言,只叫我跟她去。我跟在她后面一直奔跑,最终我们站在了曦葩城的平原前面。我简直没有办法相信我看见的一切。

  有一片火光,在草丛之间沉浮不定,隐约地看见白色的发丝和长袍衣角,在昏暗的草原与光点之间动荡着。我看不清楚,但是拥有白色的族落,只有棠族。“他们怎么了?”我不安地问紫溱,紫溱说:“因为没有光。他们要知道为什么,是否他们的王不再有控制光源的力量,换言之,他们会认为这意味着覆灭。”的确,他们举着火把向曦池赶去,目光中透露出我能够看懂的焦虑。“为什么棠魄要这样做?”紫溱摇头。

  这时候紫栖从人群中走出来。我问她“刚才你怎么不见了?”她说是棠魄叫她传我一封信。我接过来,在微弱的火光之间,看清了上面的字:“王可以不念咒,但是花到时候会自己开放,她的灵棠会在守灵人体内泛光,守灵人的眼睛一定非比寻常。”

  这几个字就足够了。我扔下信冲进了人群中,我四顾着寻找,看到他们的脸在我身边晃过去又晃回来。我的族人拾起信后也都各自混到人群之中寻找了,直到第三日的朝早,迷魇露失去药效,棠璃才醒来念起了施光咒。

  【迷】

  我们跪着,依旧的姿势,但心里面却已经不是从前的苟且顺从。因为我们已经赢了一半。棠璃在水中央,望着池边跪的九百九十八人,没有问一句话。因为她自己知道是谁没有来到,是棠缈。那个她精心设计的守灵人,在那个晚上被我们找到了。她当然知道,能反她的只有罗兰族,但是她没有发作,因为我们毕竟还没有杀死棠缈,我们控制着,我们的筹码是她一半的灵。她也没问,守灵人棠魄去了哪里。很奇怪,这一天早上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,我一个瞬间都忘不掉--我在草丛之间没有方向地寻找着,看见了烨罹花总是心生畏惧,好像无数双不定的眼睛。正是这个时候,我就看见了一双异样的眼睛。从草丛间的一束火把背后闪出一丝亮光,就像曦池内圣棠的光一样的纯白。我脑际只存在一句咒,我没有一秒的思考就朝着那个方向喊出了定魂咒,然后我就清楚地看见一双泛着白光的错愕的眼睛。那个人是棠缈,棠族里的一个侍女,才刚刚成年。毫不起眼,但竟然就是她。棠璃的确很会掩藏。

  我把她带回紫罗堂的时候族人笑逐颜开。他们一下子对我拥护到了极点,也更加迫切要重让曦池泛出紫色曦光。我只是跑去找棠魄,那个帮助我的人,从那天走后一直没有见到他。

  我一直顶着黑夜走到葩河边,才看见他在那里站着。我走过去,告诉他我已经找到了。他没有惊喜也没有振奋,只是点头说:“我知道,你一定能找到。”“那我下步该怎么办?”我确实迫不及待了。他说,“我既然背叛了棠璃,就不能再回去,既然你只找到一个,另一个只能靠自己了,我没有机会去帮你什么了。我要躲,你能给我容所么?”我说当然可以。这时候他望向河中,目光在水面停留了一下,我站在他后面,看不见他的表情也没看见湖面,可他就在那一刹那回过头,朝反方向疯狂地跑走了。自那以后再没见到他。这个复杂无比的人,一切行径都无法解释。我,这个领者,在他消失之后又陷入了困惑之中。到底该怎么办?下一步要做什么?就连溱都不说话了,而栖忙碌着指挥着族人寻找棠魄。

文章纠错
投稿指南

所属频道:新概念作文

责任编辑:

最新动态
图文推荐
热门排行榜